寫作隨想

衝過去

哲學家歌德曾經肯定地形容愛情的內涵和真實:「這世界要是沒有愛情,它在我們心中還會有什麼意義!這就如一盞沒有亮光的走馬燈。 」所以難怪自有人類歷史便有不少可歌可泣、使人動容的愛情故事,作為旁觀者,有時我們會大惑不解,有些愛帶著盲目、溺愛,有些又愛得非常壯烈,例如不愛江山只愛美人。

當愛變成習慣

最近《紐約每日新聞》有則報道吸引著我的眼球,裡面提到迪拜有一位父親和全家人到海灘戲水,結果二十歲的女兒在海中游到一半、突然遇溺,父親不單止沒有馬上下海救他的女兒,而且還阻止其他正要前往救人的遊客,因為他認為陌生人觸碰女兒身體是一種玷污的行為,結果眾人眼白白地看著女兒浸死。事後,那位父親當然被警方起訴。

懷念鍾期榮校長 : 便條載師恩教誨「滋事」孩

在樹仁學院就讀期間,校長偶爾會找人進入課室給我便條,通常都是著我下堂盡快找她,我的心情便有如小學生見校長,不其然忐忑起來,然而談的多數是教誨我這個"攪事"的小伙子凡事多點思考、溝通,不能過激;校長說得正起,又會把辦樹仁的理念和心血給我「重溫一片」。

多做少講的職場宣教

曾經走入一家企業的會議室,牆上寫上箴言:「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衪」;「他的出現確如光,他必臨到到我們像甘雨,像滋潤田地的春雨」;「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一家基督徒公司的入門處,張貼著主禱文及十誡,有人會懷疑是否去了教會,很明顯這些企業在傳遞著非常清楚的信息,它的運作是以基督信仰來運作,而它的老闆或主持人是基督徒。

走出深淵

金融風暴後的數年,仍深陷財困,對前路感到渺茫。但天意弄人,不久太太證實懷孕,對我不但不是喜事,可算是噩耗。我在想,連自己也管不好,又怎能好好的養活小孩。等到兒子出世,我給他起名叫「力峰」,喻意作父親的我本來很想登上人生的山峰,如今我已乏力,還是留給兒子用力登上他人生的山峰,可想「力峰」這名子,隱藏著一份為人父親的落泊及悲情。

身教言教

認識張佳音姑娘(這是我少年時對她的稱呼),是從我的中學時期開始。那時她還未信主,在我所就讀的閩光書院作替課老師。那是中三的下學期,她正計劃到印度學法,就在香港等候簽證時,作了我的英文老師。我算得上是少數見證她信主前後改變的學生,並受益於她的身教和言教。

奇異恩典 改變世界

一天,小約翰對他的兄長說:「我要拋開顧慮,放下工作,專心敬拜神。」然後離家跑到沙漠去。一個星期後,他從沙漠回來,在門外敲門。哥哥沒有開門,只在門內說:「誰呀?」
「是我,你的弟弟約翰。」
「約翰已變成天使,從此不在人間了。」

奉獻的掙扎

年少時,曾經有次非常深刻的經歷,就是在一次團契聚會中,深受詩歌及聖言的感動,把身上僅有的10元都放進奉獻箱裡,完了團契,才嚇然發現原來自己身無一文,最後要由佐敦道徒步返回土瓜灣的居所,但邊行邊唱著詩歌,沒有因為「全奉獻所有」而心有不甘。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