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隨想

當愛化成行動

愛,這是一樣什麼的東西呢?單說愛有點虛無飄渺,例如有人跟你說:「我愛你!」也許你會問:「請問你怎樣愛我呢?」是的,讓人感受到我們的愛,我們就要將愛化成行動,而且要有勇氣付諸實行。在美國就有一個既感人又真實的例子。

為善的本能

在今年的里約奧運會中,除了比賽的刺激之外,我們還能看到不少人性光輝的一面。

上次我們提到,紐西蘭選手Nikki和美國選手Abbey在長跑中意外撞倒受傷,她們不單止沒有互相指責。她們反而互相支持和鼓勵,一同完成比賽。兩個本來毫不相識甚至是競爭對手的健兒,因為這次比賽不但成為了好朋友,她們的無私互助精神,觸踫了人性最底層本來擁有的「本善」,亦因而被頒發「公平競技獎」。

說話的威力

童年時,記得每晚和爺爺用餐,總得花上個多小時,他邊食邊說著兒時生活的艱難和如何拼手抵足地逃難到香港走過痛苦歲月,最後當然是一連串勸戒勉勵我努力讀書,要出人頭地的「訓勉」,坦白說,話雖然說了很多遍、又重重覆覆,直至今天,沒有特別的一句話我能銘記於心的;爺爺的形象,對我來說,儼如一位「長氣」、「囉唆」的老人。

適時放下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個古希臘的神話故事,這是和愛神丘比特有關的。話說,賽姬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公主,不少人說她是世上最美麗的女子。如果有看過《白雪公主》的故事,便會知道美女通常也會招人妒忌,賽姬亦一樣。

當愛變成習慣

最近《紐約每日新聞》有則報道吸引著我的眼球,裡面提到迪拜有一位父親和全家人到海灘戲水,結果二十歲的女兒在海中游到一半、突然遇溺,父親不單止沒有馬上下海救他的女兒,而且還阻止其他正要前往救人的遊客,因為他認為陌生人觸碰女兒身體是一種玷污的行為,結果眾人眼白白地看著女兒浸死。事後,那位父親當然被警方起訴。

懷念鍾期榮校長 : 便條載師恩教誨「滋事」孩

在樹仁學院就讀期間,校長偶爾會找人進入課室給我便條,通常都是著我下堂盡快找她,我的心情便有如小學生見校長,不其然忐忑起來,然而談的多數是教誨我這個"攪事"的小伙子凡事多點思考、溝通,不能過激;校長說得正起,又會把辦樹仁的理念和心血給我「重溫一片」。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