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管治

放著風箏去管理

當兒子大約八歲的時候,有天他突然跟我說: 「爸爸,媽媽管這管那,我要投訴。」我問他: 「你想如何處理?」「我想離家出走。」(當然只是戲言,相信不㑹付諸實行的。)我於是叫他想想看,是否平日自己常常躲懶、答應了的事又辧不到、「信吾過」,迫得媽媽要「出手」管他,而且媽媽的管教方式也真的不算嚴苛、只是「日講夜講」而已。花了一番唇舌之後,兒子最終打消了「出走」的念頭,我總算化解了一場「家庭危機」!

亞歷山大帝的盲點

亞歷山大帝是歷史上最偉大的領袖之一。在他的統治期間,馬其頓帝國南征北戰,國勢一時無兩,領土覆蓋了希臘、波斯、埃及等國家。在人們驚歎亞歷山大帝戰績彪炳的同時,又有多少人留意到他落泊的收場呢?

唔講唔知

作為管理者,我們經常要向下屬發號施令,希望達到目標的效果。但在職場上,我們不難發覺,很多人於基層時做事效率好,但當被提升到某個職位時,他們對鼓動下屬的能力卻有限。究竟問題出在哪裡呢?

帶耶穌返工

曾出席過不少職場聚會,經常遇到信徒談論的問題是:「工作如何能與信仰結合?怎樣才能達到在工作間與上帝同工的使命?」說實話,我對這些「又大又難」的話題真的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答案,何況我還是在努力地作出多方嘗試,尚未能真的做到「自我感覺良好」的境界。只是有一點我是肯定的,信仰結合工作就正如信仰融入生活一樣,不是應不應該做的問題,而是如何做和怎樣做得更好的問題。

得人心得天下

曾經聽人說:「職場就像一本永遠學不完的書。」這的確十分有道理,我們經常會發現一些表面上不是絕頂聰明的人,但往往在事業上卻能取得非凡的成功,當然他們能成功一定自有不少過人之處,但其中一項原因往往是共通的,就是他們懂得用人,善於推動不同範疇的賢才幫助自己。領導者和執行者不同的是,領導者是掌舵的角色,給予團隊大方向及充滿使命感和戰意去執行方案,以期達到既定的見標。

市場定位

曾經,荔園是香港的一個規模最為大型的遊樂場。這遊樂場結合了馬戲團、動物
園、機動遊戲等於一身,陪隨著一個世代的香港人成長。然而,海洋公園於 1977
年成立後,海洋公園便取代了荔園的地位,一躍成為香港最大型、最新式的遊樂
場。面對海洋公園的競爭,荔園的生意大受衝擊,而入場人數更不斷下跌。最後,

領袖聰明的「愚蠢」

最近和朋友們一起談天,而話題都和日常工作有關。期間有位朋友突然有感而發地說:「其實我都不明白為甚麼我的老闆可以管理一間公司,他好像甚麼都不懂,好像每位同事都比他「醒」」及後,其他朋友都表示對自己老闆都有同樣的感覺。聽罷之後,我靜心想一想:「老闆們真的都是笨蛋嗎?」

管理之本是民心

在《論語.顏淵》篇記錄了一個名為「子貢問政」的故事。有一天,子貢問孔子:「一個國家想達致繁榮穩定,需要有甚麼條件呢?」孔子說只需符合三個條件:「足兵,足食,民信之矣。」意思就是說,第一,國家要有強大的軍事能力,保衛疆土;第二,國家要有足夠的糧食,讓人們豐衣足食;第三,就是建立起人們對國家的信任及支持。

具社會意義的企業

傑里米.邊沁( Jeremy Bentham)是英國著名的哲學家,他提出了功利主義學說。簡單來說,功利主義指出:「道德的最高標準就是使幸福最大化,使快樂總體超過痛苦。也就是說:正確的行為就是任何能使功利最大化的東西。功利則泛指任何可以為人們帶來幸福和快樂,或阻止痛苦的東西。」對於一個社會來說,人們的總體利益最大化無疑是最大的原則。例如,政府在訂定任何政策時,必會衡量社會最大的利益。

以戰養戰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發生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摧毀了無數的家園,亦令數以百萬計的人民陷於水深火熱之中。救災的工作無疑是一場不可避免的硬仗,疫症、食物、搶掠、水壩潰決等,都是不容忽視的「敵人」。可幸的是,這個多月來的戰鬥都取得不少勝利,這應歸功於中國的各領導人和解放軍,實行了「以戰養戰」的戰術。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