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管治

誠信與社會資本

不少學者把誠信視為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 認為誠信在每個社會道德標準或價值觀形成之前已經存在。他認為經濟生活與文化生活是分不開的,在社會資本和物質資本同樣重要的時代,只有那些擁有較高信任度的社會,才有可能創造較穩定、規模較大的企業組織,例如日本、德國和美國。相反低信任度社會如法國、意大利、香港和台灣則需較長的時間建立大企業。

危中有機

金融海嘯瞬間席捲全球,美國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潘直言美國正陷於「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中,並引發一場經濟衰退。因此,很多人對於這次2008年金融危機稱之為「世紀金融海嘯」。不少人亦對當前處境感到絕望,思巧前境更傾向災難化。然而,客觀的事實是,危中必有機,過份悲觀只會使人自困囚城,錯失機遇。

自謀多福的生存之道

金融海嘯的影響漸現,大小企裁員倒閉不絕於耳,中小企陷入財困,苦不堪言。不少中小企老板期望銀行及政府能舒解苦困,筆者認為他們與其求人,不如自謀多福。老實說,不少中小企就像一盤散沙,服務又不思進取,沒有海嘯也遲早完。

低頭拉車、抬頭看路

成都諸葛亮的墓碑有一副對聯,內容是說,「審時度勢」、高尖遠觸為主事者第一要務,否則「寬嚴皆錯」。北方亦有一俗語說:「要低頭拉車,又要抬頭看路」,當領導者最重要的是抬頭看路,路走錯了,無論沿途風光多美好,結果還是慘淡收場。

企業社會責任

一場地震,奪走了數萬人的生命,使數以十萬計的人失去家園,災區一片頹垣敗瓦,彷如人間煉獄。無數人趕赴災區施予援手,其中除了志願團體,還括其他國家的拯救隊伍。在後方的我們,數以億計的善事,在極短的時間便籌得,充份發揮了血濃於水、守望相助的精神。其中企業所捐出的善,估計超逾一半,企業在災難當前,所表現的社會責任,已超越了誠信訴求,而是回歸到人倫間最基礎的底線,就是關愛與尊重。

海嘯餘生

把最近全球的金融危機形容為「海嘯」,我認為是有商榷餘地的,這只反映了其威力及後遺症,忽略了其構成的過程。其實今次的金融危機主因在於銀行濫批按揭貸款,而這個問題並不是全無徵兆的,很可能是監管機構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和連鎖性。正因為全球化的關係,美國的次按問題才能摧毀全球的金融體系。

周瑜的處世之道

吳宇森導演的《赤壁》,近日成為不少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我亦趁著週末,忙裡偷閒,前往欣賞這話題之作。吳宇森曾直言,《赤壁》是為周瑜平反,一洗周郎於《三國演義》中忌才、心胸狹隘的性格,希望回復其氣度。在我看來,《赤壁》果然是展現周瑜等三國豪傑們瀟灑氣魄的舞台。

誠信行為的難

不少人認為現實職場中根本沒有可能做到誠信,最少某些職業如是。做律師的既然接下案件,便需盡所能從疑點中建立維護所託者的利益,案情的真實性往往是次要的。從事市場營銷者,對產品絕對要隱惡揚善,才能成功游說買家。股票交易員往往因買方能收取更多佣金,自然傾向叫人買多於賣。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人們都是「隻眼開、隻眼閉」,或者不斷妥協,以致發展到完全不能作倫理上的判斷,似乎政治行業便是這類的表表者。

誠信破產

內地因食用含三聚氰胺國產奶粉而出現病症的兒童已急增至六千多人,並至少造成3名嬰兒死亡,至此,「中國製造」四個字已經等同於假、劣、甚至謀財害命的標記,這與京奧展演的強大構成強烈對比:正是發財不立品,沒有甚麼好驕傲。前總理朱容基便曾說過,倘若不撤底對付貪腐行為,黨和國家都要滅亡。朱總理所言並非沒有根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