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管治

領袖聰明的「愚蠢」

最近和朋友們一起談天,而話題都和日常工作有關。期間有位朋友突然有感而發地說:「其實我都不明白為甚麼我的老闆可以管理一間公司,他好像甚麼都不懂,好像每位同事都比他「醒」」及後,其他朋友都表示對自己老闆都有同樣的感覺。聽罷之後,我靜心想一想:「老闆們真的都是笨蛋嗎?」

以戰養戰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發生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摧毀了無數的家園,亦令數以百萬計的人民陷於水深火熱之中。救災的工作無疑是一場不可避免的硬仗,疫症、食物、搶掠、水壩潰決等,都是不容忽視的「敵人」。可幸的是,這個多月來的戰鬥都取得不少勝利,這應歸功於中國的各領導人和解放軍,實行了「以戰養戰」的戰術。

二百年的強國夢

中國自秦始皇起,經歷了西漢、唐朝貞觀、元朝及清朝康雍乾等盛世,一度成為區內的強國。但是,由晚清開始,國力日漸減弱,不斷受到列強的侵擾。自此,中國人「自卑」和各自為政的心態便慢慢形成,總覺得我們不及外國。直到今屆2008年北京奧運結束,中國終可再一次抬起頭,向世界高呼「中國人是最強的」。

中小企求生之道 (二)

拙文《中小企求生之道(一)》提到中小企不要動不動便要求政府出手,大企業也不會因為你在電視或電台大聲叫嚷便放棄吞併他們,只有大家聯手制定策略,一起對抗大企業才是生存之道,筆者提出了策略聯營(Strategic Alliance)的方法,而中小企自己本身也要自求多福,不斷提升自己的本錢(產品和服務質素)。我們相信「有麝自然香」的道理,「口碑」是長線營商的不二法門。

中小企求生之道 (一)

金融海嘯的影響漸現,大小企裁員倒閉不絕於耳,中小企陷入財困,苦不堪言。不少中小企老板期望銀行及政府能舒解苦困,筆者認為他們與其求人,不如自謀多福。老實說,不少中小企就像一盤散沙,服務又不思進取,沒有海嘯也遲早完。

誠信與社會資本

不少學者把誠信視為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 認為誠信在每個社會道德標準或價值觀形成之前已經存在。他認為經濟生活與文化生活是分不開的,在社會資本和物質資本同樣重要的時代,只有那些擁有較高信任度的社會,才有可能創造較穩定、規模較大的企業組織,例如日本、德國和美國。相反低信任度社會如法國、意大利、香港和台灣則需較長的時間建立大企業。

危中有機

金融海嘯瞬間席捲全球,美國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潘直言美國正陷於「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中,並引發一場經濟衰退。因此,很多人對於這次2008年金融危機稱之為「世紀金融海嘯」。不少人亦對當前處境感到絕望,思巧前境更傾向災難化。然而,客觀的事實是,危中必有機,過份悲觀只會使人自困囚城,錯失機遇。

自謀多福的生存之道

金融海嘯的影響漸現,大小企裁員倒閉不絕於耳,中小企陷入財困,苦不堪言。不少中小企老板期望銀行及政府能舒解苦困,筆者認為他們與其求人,不如自謀多福。老實說,不少中小企就像一盤散沙,服務又不思進取,沒有海嘯也遲早完。

低頭拉車、抬頭看路

成都諸葛亮的墓碑有一副對聯,內容是說,「審時度勢」、高尖遠觸為主事者第一要務,否則「寬嚴皆錯」。北方亦有一俗語說:「要低頭拉車,又要抬頭看路」,當領導者最重要的是抬頭看路,路走錯了,無論沿途風光多美好,結果還是慘淡收場。

企業社會責任

一場地震,奪走了數萬人的生命,使數以十萬計的人失去家園,災區一片頹垣敗瓦,彷如人間煉獄。無數人趕赴災區施予援手,其中除了志願團體,還括其他國家的拯救隊伍。在後方的我們,數以億計的善事,在極短的時間便籌得,充份發揮了血濃於水、守望相助的精神。其中企業所捐出的善,估計超逾一半,企業在災難當前,所表現的社會責任,已超越了誠信訴求,而是回歸到人倫間最基礎的底線,就是關愛與尊重。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