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職場

死要面

對於不少人來說,親口說一句「對不起」,比上天下海還要難。人們都是要臉子的,我們總以為如果堅持不認錯,我們就沒有錯,我們的臉子也就不會丟了。但是這只是一個天真的想法,其實公道自在人心。在別人的眼中,對我們的言行舉止總是一目了然的。有時候,我們犯了錯,何妨主動向別人道歉呢,其實這才是保著臉子的唯一法寶。

職場謙虛術

在職場森林,獲得成功的不一定是最能幹的同事,因為槍打出頭馬,如果你鋒芒太露而又不知進退,最後只會落得慘淡收場。要在職場成功,能力緊要,但是最要緊的卻是懂得謙和。謙和讓別人對我們的拒絕降低,讓我們在職場上交到更多的真朋友,這樣做起事來自然事半功倍。

量與質同樣重要

在1985年的某日,張瑞敏來到其公司的廠房,同事帶他來到了貯放已制成雪櫃的倉庫,張瑞敏親自檢查一台台等待出售的雪櫃。結果在400多台的雪櫃裡,張瑞敏找到了76台雪櫃有著不同的缺陷。於是,張瑞敏著工人將這76台雪櫃搬出來,並問:「你們怎樣看待這76台有缺陷的雪櫃呢?」

最大的敵人

2008年,奧斯卡金像獎得主保羅.紐曼安詳逝去。成千上萬的市民走到街上向這位天王巨星作出最後的致敬,他們敬佩的除了是紐曼精湛的演技,更重要的是他樂善好施的精神,多年來為社區作出莫大的貢獻。不過,回想在他剛出道時,他的星途也不是一帆風順的,那麼他的轉捩點究竟是在哪時出現呢?

抑鬱的創傷

筆者年少時,曾經因為失戀而沮喪了好一段時間,大部分日子把自己關在屋子裏,討厭接觸這個世界,好像一切都是灰色的。在工作中,亦曾多次懷疑自己的能力能否勝任現職,亦經常為不被他人信任而悶悶不樂。我想我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和不同場境都曾陷入某程度的抑鬱──一種提不起勁、看甚麼事情都沒趣味,並伴隨着某種程度的無能、挫敗、放逐的感覺。

工作的負面情緒

筆者在職場工作多年,可說是每天均活在各種類形的負面情緒,括憤怒、羞恥、罪疚和抑鬱,而這四種負面情緒例子均能從生活片段和工作處境中隨手可拾。 憤怒情緒 憤怒經驗通常在三種場景中出現:親密的關係、公眾彼此的交往、及在公義受到威脅的情況下。

心靈魅影

面對生活壓力,對於不少人而言,工作絕對不是快樂的事。一項調查發現,香港人甚麼時候最開心,答案是「放假」、不用工作;而甚麼時候最不開心,答案是「工作壓力」、工作得不順暢。心理學家Edward Diener 指出兩種最令人持續情緒低落的遭遇,其中一種便是失去工作(另外一種是失去伴侶)。可想而知,一般人對工作的感受是「既愛且恨」──既怕失去工作,但在工作中卻得不到快樂。

「廢柴」?

最近與一位去年畢業的同學閒聊,她給我道出了過去一年在職場的經歷。剛畢業之後,文迪經友人推薦進入一家跨國的日用品公司。作為一個推銷員。「跑數」和行政工作讓文迪每天都活在壓力之中。文迪回憶道:「那時,上司總是責怪我沒記性。同一件事和我說了幾次,還是記不進腦中。」最終,文迪在兩個月後就給老闆辭退了。

上流力

上週在本欄目寫了「廢柴」一文,竟然得到不少迴響,有朋友特意向我說了不少有為青年工作的故事,其中有關一位青年叫阿傑的工作態度尤為深刻。

阿傑在大學是主修市場學的,畢業後當然希望找到一些關於市場推廣的工作。誰知一找,由五月畢業找到十月,一份聘書仍然是收不到。最後,阿傑終於在一間小企業中找到了一份臨時工作,職責是輸入資料,而工資卻是按輸入資料數量而計算的,收入極不穩定。

路要走多遠?

前幾週曾在這裡提及寫了「廢柴」一文後,得到身邊不少朋友的迴響,告訴我更多激勵人心關於年青人「上流力」的真實故事,以下是阿賢的故事。阿賢是一位「八十後」,和同輩不同的是,他的雙親在他襁褓之年已經逝去。由小到大,由於缺乏了父母的關懷,阿賢漸漸變成了一個「街童」。到了會考,阿賢在毫無準備下進入了試場,考獲「0」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