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職場

心靈魅影

面對生活壓力,對於不少人而言,工作絕對不是快樂的事。一項調查發現,香港人甚麼時候最開心,答案是「放假」、不用工作;而甚麼時候最不開心,答案是「工作壓力」、工作得不順暢。心理學家Edward Diener 指出兩種最令人持續情緒低落的遭遇,其中一種便是失去工作(另外一種是失去伴侶)。可想而知,一般人對工作的感受是「既愛且恨」──既怕失去工作,但在工作中卻得不到快樂。

工作 何苦

金融海嘯瞬間席捲全球,在未來的日子,大家只會目睹更多企業倒閉、失業率再次調頭回升,促使更多人過著困難及壓力的生活。在金融海嘯衝擊的當下,打工仔能保往飯碗已是很不錯,面對生活壓力,對於不少人而言,工作絕對不是快樂的事。一項調查發現,香港人感到最開心的就是放假不用工作,而最不開心的是工作壓力和工作不順暢。

投行之路

每年七月,不少高考生均會為入讀大學理想科系而苦惱,在選修過程中,除了考慮個人興趣,還要認清行業前景及專業要求,否則會變成「讀錯書、入錯行」。 幾年前,投資銀行家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職業,傳聞一年的花紅有港幣幾十萬至幾百萬。可是,自從雷曼兄弟申請破產保護以來,人們對這份職業的熱情也冷卻下來。甚至有人認為投資銀行(投行)這個行業已死,金融業也會靜下來。

路要走多遠?

前幾週曾在這裡提及寫了「廢柴」一文後,得到身邊不少朋友的迴響,告訴我更多激勵人心關於年青人「上流力」的真實故事,以下是阿賢的故事。阿賢是一位「八十後」,和同輩不同的是,他的雙親在他襁褓之年已經逝去。由小到大,由於缺乏了父母的關懷,阿賢漸漸變成了一個「街童」。到了會考,阿賢在毫無準備下進入了試場,考獲「0」分。

駕馭情商

最近看了一篇報道,內容大致指出辦公室內的壓力是會如細菌一樣傳播開去的。夏威夷大學心理學家哈特菲爾德(Elaine Hatfield)研究指出,人類是一種很易受他人情緒影響的動物。在和別人的交流中,我們很易就會不自覺地模仿他人的表情、聲線、姿勢、甚至是動作,以便代入對方的感受,希望獲得他人的認同。

窮著忙

甲員工氣沖沖地問老闆為甚麼我盡心盡力地幹了那麼多年,但升職的卻是在公司裡年資比我淺的乙同事。老闆聽了,沒馬上回答他,只是叫他幫忙到市場上看看今天有甚麼好買的。於是甲員工便快步走向市場,看見通處都是在販賣著薯仔,便馬上回來向老闆匯報今天市場最多的是新鮮薯仔。老闆又問:「那薯仔多少錢一斤?」甲員工又走回市場,看後又馬上回來匯報若干錢一斤。「那若我大量買入,又有沒有折扣呢?」老闆再問。

Beyond a Team

最近參加了同事策劃的一次戶外的歷奇訓練名為「Beyond a Team」。活動期間,同事們要分組拿著地圖和指南針,在野外步行一整天。活動當日,天氣十分惡劣,大雨把山路變得泥濘。而且,不少同事坐慣辦公室,從來沒有遠足經驗,有些組員甚至連地圖和指南針都不懂怎麼用。整天的遠足分為不同的時段,每時段小組中都要選出2人為領航員,引領組員到達目的地。

愛拼才會贏

就讀初中的姪兒,每次出現家聚,總是背著背包,我們都會打趣問他:「今晚又到哪兒睡?」原來,他自少由阿姨帶大,即使成長了,還是習慣不時在親人家中睡,我們笑稱他為吉卜賽人,喜歡四海為家。

「廢柴」?

最近與一位去年畢業的同學閒聊,她給我道出了過去一年在職場的經歷。剛畢業之後,文迪經友人推薦進入一家跨國的日用品公司。作為一個推銷員。「跑數」和行政工作讓文迪每天都活在壓力之中。文迪回憶道:「那時,上司總是責怪我沒記性。同一件事和我說了幾次,還是記不進腦中。」最終,文迪在兩個月後就給老闆辭退了。

上流力

上週在本欄目寫了「廢柴」一文,竟然得到不少迴響,有朋友特意向我說了不少有為青年工作的故事,其中有關一位青年叫阿傑的工作態度尤為深刻。

阿傑在大學是主修市場學的,畢業後當然希望找到一些關於市場推廣的工作。誰知一找,由五月畢業找到十月,一份聘書仍然是收不到。最後,阿傑終於在一間小企業中找到了一份臨時工作,職責是輸入資料,而工資卻是按輸入資料數量而計算的,收入極不穩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