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隨想

為著甚麼憤怒?

執筆之時,正值「佔領華爾街」運動半周年紀念,數百名的示威者依然怒意未減,向那些華爾街主事人追討著他們應得的權益。而在香港中環,每天仍有不少金融海嘯的苦主在追求他們遲來的賠償。反觀那些仍安坐在的高級商廈冷氣間的金融巨頭,他們的生活彷佛沒有太大的影響。話說到此,不禁想著世界不公的現象。

男女進化論

早前一輯講述「港女」及「港男」的專題特輯,由於題材獨特及具討論性,結果牽起很大的迴響。導致男女雙方在網上就兩性缺點互相進行批評,當中的「公主病」及「電車男」等名詞更瞬間成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事實上,近二三十年隨著生活質素的改變、女性地位的提高、以及互聯網和動漫的普及,兩性的相處也起了明顯的變化。 專輯播出後,又發生某大學教授對兩性調查結果的爭論,亦顯出社會對性別的敏感度開始增加。

人生大事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共有一千零十七對情侶選擇當天共諧連理,打破了單日結婚註冊紀錄。一對情侶好不容易才能由拍拖走到結婚,而我今天就想和大家分享一對情侶的小故事,他們都是我舊日的學生。

毅行信心

朋友聽見我成功地完成今年毅行者活動均感意外,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平時的我,文質彬彬,且工作忙碌,怎會有時間操練。實情是,就是因為生活忙碌,有時連自己的時間也掌控不了,便不敢參與大夥兒的運動吧,所以我在不少活動中都是缺席的,那日常的我,一定缺乏運動。這的確是對我的誤解,因為我通常只會躲在夜裡跑步,在夏日,與兒子走進泳池游泳,但仍享受從運動中所得的樂趣和正能量。

毅行孤獨

樂施會主辦的「毅行者」,要求4人一隊,在48小時一志完成100公里,走過麥里浩徑的十段,由北潭涌起步,絰浪茄灣、北譚坳、水浪窩、基維爾、大埔道、城門水塘、鉛礦坳、荃錦坳、田夫仔,終點經大欖涌水塘至元朗大棠,行過的有石板路、陡斜山徑(如雞公山、針山、草山),亦有風光如畫的山嶺(如馬鞍山、大霧山),也有翠綠竹林(如大欖涌水塘)。若以一家大細郊遊的心情,一定是賞心樂事。

毅行支持

參加過今年樂施會的毅行者比賽的朋友都會同意,今年特別辛苦,因為在入夜到深夜都下著大雨,路特別難行。記得由西灣開始,天色漸變差,走至雞公山,大雨把山路變成泥濘路,走得加倍小心,好幾次一不留神,整個身軀便掉在泥濘中,尤如泥鴨。但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我們卻特別享受著隊友的守望相助;更幸運的是,我沿途均有一位年青的支持同事伴我左右,有時提點、有時攙扶。

毅行人生

在操練毅行課的時候,經常看見隊友在山上遇見共同興趣的行山友,大概他們都成為群山的常客,不必約定,還是經常能遇上。有時刻意細聽他們的對話,發現不乏奇人,非常有趣。有一回,在綠蔭的山徑上,出現在眼前的,是赤著上身,體形非常魁宏高大,穿著運動短褲,有趣的是腳上穿的不是專業的行山鞋,而是特製加厚的「人字拖」,背著小小的背囊,健步如飛。

生活質素

席捲全球的債務危機已經不單單影響人們的荷包,而且已經多方面破壞我們的生活質素,起碼對歐洲人如是。希臘人的反應並不過敏,而是過度憂心昨日從政府保障而來的生活質素將會瞬間消失。但對於從來生活沒有好過的貧窮人,用希臘人的「邏輯」,他們豈不早就應該自殺、人口滅絕呢 ? 記得早年,我曾經到內地助學,感受良多。

還是兩元

在華爾街流行著以下這首打油詩:

星期一,我開始經營房地產公司;
星期二,不管怎麼算我還欠著100萬;
星期三,我的富麗堂皇宮開始修建;
星期四,我開始了全新幸福生活;
星期五,我舉辦盛大的舞會。
星期六,破產了---我又一無所有。

買不到的生命

有位富翁一生十分節儉,只顧得賺錢和儲錢。而他心中總是想著:「等多一年吧!待我退休後便可以享受生活了。」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忽然有一天這富翁患上了重病,走到死神的跟前說:「我把我全部身家都交給你,你能夠給我長一點的生命嗎?」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