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隨想

為著甚麼憤怒?

執筆之時,正值「佔領華爾街」運動半周年紀念,數百名的示威者依然怒意未減,向那些華爾街主事人追討著他們應得的權益。而在香港中環,每天仍有不少金融海嘯的苦主在追求他們遲來的賠償。反觀那些仍安坐在的高級商廈冷氣間的金融巨頭,他們的生活彷佛沒有太大的影響。話說到此,不禁想著世界不公的現象。

千年一嘆

最近拿起余秋雨先生著的《千年一嘆》,一讀便彷佛走進了文化的巨輪,隨著余先生回到世界最重要的幾個文化發祥地,一窺時間對文化和文明的影響。時移世易,四大文明古國風光不再,有的更曾經飽受戰火洗禮,寶貴的文物更被搶掠一空。

書中其中一節提到余秋雨來到希臘巴特農神殿。在大殿的門口,一班由大學教授向他派發傳單,呼籲遊客支持並要求大英博物館交還巴特農神殿的文物。以下節錄了傳單的內容:

潛藏知識

最近和朋友討論將會去旅行的地點。有位朋友說:「黃山和西安等地方都去過了,都不知還有甚麼地方可以去了。」坐在另一邊廂的朋友馬上接說:「你去過又怎樣,這些景點的風景都會隨著四時轉變,每一次去都會有新的驚喜和體會呢。」聽罷,我認為這位朋友說的頗有道理,而這也讓我想起平常閱讀書本的方法。

思想牢房

泰國人視大象為靈性的動物,因為它們著實對當地人們貢獻不少。伐木業是泰國其中一個重要的產品,而在一些車子不能到達的森林地帶,人們會騎著大象,到森林把木材搬出來。倒是奇怪,為甚麼體型較小的人類能夠駕馭龐大的大象呢?記得早前看了一輯「探索頻道」,內容更講及人們騎著大象去捉大象的故事。明明只要伸一伸腳已經可以踏死人類,為甚麼大象仍然願意貼貼服服為人們服務,不追求自由呢?

男女進化論

早前一輯講述「港女」及「港男」的專題特輯,由於題材獨特及具討論性,結果牽起很大的迴響。導致男女雙方在網上就兩性缺點互相進行批評,當中的「公主病」及「電車男」等名詞更瞬間成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事實上,近二三十年隨著生活質素的改變、女性地位的提高、以及互聯網和動漫的普及,兩性的相處也起了明顯的變化。 專輯播出後,又發生某大學教授對兩性調查結果的爭論,亦顯出社會對性別的敏感度開始增加。

當你憤怒時

每天在城市走動,經常發現不少趣事,以下是昨天目睹的一件。那時正是下班時間,我走到某商場時聽到不遠處有吵鬧的聲音。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不自覺地向著那方向走過去。不久,看到兩個男人在大吵大鬧,而一群路人和我一樣駐足觀看著「熱鬧」。他們互相罵來罵去,看似快要打起來,而旁邊的路人也不知如何充當「和事佬」。

夜盡天明

有一天,有位拉比問學生們:「我們如何知道快將夜盡天明呢?」有位學生回答說:「是否當我們可以分辨到遠處的動物是狗或是羊的時候呢?」拉比說:「不是。」另—位學生說道:「是否當我們可以分辨到遠處的樹是無花果樹還是桃樹呢?」拉比又回答說:「不是。」拉比接說:「當你看見任何人的臉面時,而又看得出他們是你的兄弟姊妹,就是快將天亮的時候。如果你任何時候都看不出來,你的黑夜並不會過去。」

郊遊樂

由八月份開始,我便開始和公司同事定期遠足,為十一月份的「毅行者活動」準備。顧名思義,「毅行者」對於參加者來說,是一次體能和耐力的考驗。參加者以隊制的形式參加,團隊內要互相配合,才能完成一百公里的旅程。有不少人都曾經問我:「司徒,你是高層,舒舒服服坐在冷氣房不是更好嗎?」

人生大事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共有一千零十七對情侶選擇當天共諧連理,打破了單日結婚註冊紀錄。一對情侶好不容易才能由拍拖走到結婚,而我今天就想和大家分享一對情侶的小故事,他們都是我舊日的學生。

毅行信心

朋友聽見我成功地完成今年毅行者活動均感意外,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平時的我,文質彬彬,且工作忙碌,怎會有時間操練。實情是,就是因為生活忙碌,有時連自己的時間也掌控不了,便不敢參與大夥兒的運動吧,所以我在不少活動中都是缺席的,那日常的我,一定缺乏運動。這的確是對我的誤解,因為我通常只會躲在夜裡跑步,在夏日,與兒子走進泳池游泳,但仍享受從運動中所得的樂趣和正能量。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