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隨想

千年一嘆

最近拿起余秋雨先生著的《千年一嘆》,一讀便彷佛走進了文化的巨輪,隨著余先生回到世界最重要的幾個文化發祥地,一窺時間對文化和文明的影響。時移世易,四大文明古國風光不再,有的更曾經飽受戰火洗禮,寶貴的文物更被搶掠一空。

書中其中一節提到余秋雨來到希臘巴特農神殿。在大殿的門口,一班由大學教授向他派發傳單,呼籲遊客支持並要求大英博物館交還巴特農神殿的文物。以下節錄了傳單的內容:

潛藏知識

最近和朋友討論將會去旅行的地點。有位朋友說:「黃山和西安等地方都去過了,都不知還有甚麼地方可以去了。」坐在另一邊廂的朋友馬上接說:「你去過又怎樣,這些景點的風景都會隨著四時轉變,每一次去都會有新的驚喜和體會呢。」聽罷,我認為這位朋友說的頗有道理,而這也讓我想起平常閱讀書本的方法。

思想牢房

泰國人視大象為靈性的動物,因為它們著實對當地人們貢獻不少。伐木業是泰國其中一個重要的產品,而在一些車子不能到達的森林地帶,人們會騎著大象,到森林把木材搬出來。倒是奇怪,為甚麼體型較小的人類能夠駕馭龐大的大象呢?記得早前看了一輯「探索頻道」,內容更講及人們騎著大象去捉大象的故事。明明只要伸一伸腳已經可以踏死人類,為甚麼大象仍然願意貼貼服服為人們服務,不追求自由呢?

為著甚麼憤怒?

執筆之時,正值「佔領華爾街」運動半周年紀念,數百名的示威者依然怒意未減,向那些華爾街主事人追討著他們應得的權益。而在香港中環,每天仍有不少金融海嘯的苦主在追求他們遲來的賠償。反觀那些仍安坐在的高級商廈冷氣間的金融巨頭,他們的生活彷佛沒有太大的影響。話說到此,不禁想著世界不公的現象。

男女進化論

早前一輯講述「港女」及「港男」的專題特輯,由於題材獨特及具討論性,結果牽起很大的迴響。導致男女雙方在網上就兩性缺點互相進行批評,當中的「公主病」及「電車男」等名詞更瞬間成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事實上,近二三十年隨著生活質素的改變、女性地位的提高、以及互聯網和動漫的普及,兩性的相處也起了明顯的變化。 專輯播出後,又發生某大學教授對兩性調查結果的爭論,亦顯出社會對性別的敏感度開始增加。

還是兩元

在華爾街流行著以下這首打油詩:

星期一,我開始經營房地產公司;
星期二,不管怎麼算我還欠著100萬;
星期三,我的富麗堂皇宮開始修建;
星期四,我開始了全新幸福生活;
星期五,我舉辦盛大的舞會。
星期六,破產了---我又一無所有。

買不到的生命

有位富翁一生十分節儉,只顧得賺錢和儲錢。而他心中總是想著:「等多一年吧!待我退休後便可以享受生活了。」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忽然有一天這富翁患上了重病,走到死神的跟前說:「我把我全部身家都交給你,你能夠給我長一點的生命嗎?」

「戒口」是福

剛過去的農曆年假期,人人碰面都是先說祝福語,今年聽得最多的是:「龍馬精神!」。偶然一次聽到一位長輩的祝福語卻是「戒口是福」。初聽起來,還以為這位長輩愛護我的身體,新年不要胡亂進食,還是多點戒口免得生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