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得樂

一家之主

多年前,某天晚上回家,進門一刻已感到氣氛有點異樣,到了用餐的時候,看著菲傭姐姐和太太都低著頭不發一言地進食,便心知不妙。過了幾分鐘,氣氛還是一樣的胶着,我便乾脆請所有人(太太、菲傭、小兒)放下餐具,停止用膳,問清楚究竟發生甚麼事。第一個發言的是菲傭。原來她內心一直「心理不平衡」,在我們家工作那麼多年都很愉快,只是太太從來「不信任」她,每次在外購物,都要向太太拿錢,且一定要有收據。

與兒子睡前的十分鐘

與兒子睡前的十分鐘

作為家長,對於幾歲大的孩子,你跟他們說得最多的是甚麼呢?大概是﹕「穿多件衫!」「吃多一點!」或是圍繞著﹕「做咗功課未?」、「考試識唔識?」等。而我跟兒子的話題,卻是無所不談的,由學校的趣事,工作間的「血與淚」,繼而是社會國家大事都有,目的是讓小孩活在真實的生活中,知道種種的好與壞。每天晚上的睡前十分鐘,便是我們的「談天說道」的例行習慣。

履行承諾

曾參是孔子其中一位得意門生,是春秋末期魯國著名的思想家,他除了有豐富的知識外,他還有高尚的德行。有一天,他太太正要外出辦一點事情,他的孩子卻想跟著去,讓媽媽束手無策。終於,媽媽對孩子說:「寶寶乖,待媽媽回來時,宰一隻豬給你吃!」孩子聽了當然十分高興。

領悟零分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個頗有趣的父與子的真實故事,雖然無暇考証故事的真確性,但仍無損這故事的可閱性。

故事中的父親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博士,著名作家及畫家。兒子是哈佛大學碩士和著名的電台節目制作及主持人。也許不少人第一個感覺是,父親是一個德高望重的教授,他兒子必定也是品學兼優,不用怎樣的努力也可獲得不錯的成就。

凡事對自己的要求要高一點

世界著名單車選手布蘭多在連續三屆獲得世界單車冠軍後,被記者問及其成功之道。於是,布蘭多就邀請記者回到家中車房,指著一架特製「小輪」單車,記者眼前單車的輪子尺寸與嬰兒車的輪子無異,記者說:「你就是用這單車練習?為甚麼它的輪子那麼細呢?你踏這單車時不是要比別人付上加倍的努力嗎?」

下一個偉大發明……

香港的教育制度向來以死記爛背為主。老師從小教導我們只要熟背書本內的理論和課文,便可以在考試中獲得很好成績。學校就像一個工廠,每天為同學們單向地灌輸不同理論,同學完全不用運用思考,結果,香港出現很多「高分低智」的學生。

讓孩子成為小紳士

在我的教學生涯中,不時會遇到一些「估佢唔到」的事情發生,令我有時都「信心動搖」,懷疑自己有沒有能力教好同學。近年便有幾件學生的事情使我甚為不快。年前一位有理想、成績尚可的同學為朋輩強出頭冒認警察,犯上官非,被控坐牢四個月。兩年前又有一位畢業同學,不甘女友提出分手,一怒之下,把他們拍拖期間的自拍情慾照放上至互聯網,犯上「不恰當使用他人資料」罪,被判半年監。

如何成為感染力的父母?

兒時,常常看到爺爺把四層高的唐樓梯間清洗得一塵不沾,默默的幹,卻不求掌聲。由於生活逼人,爺爺想了個辦法,在天台蓋搭木屋租給理工的同學。木材是從街市檢回來的生果箱(其時稱「新奇士板」),把它拆成一塊塊小木板,砌成小木屋。遇上颱風,辛辛苦苦搭建好的木屋,一夜間就給吹塌了,他便厚著臉皮向同學說:「給我一個月,我重建木屋給你們。」

成就夢想

在美國,玩滑板是風靡不少青少年的活動。但當湯美•卡羅爾開始拾起滑板要學習時,卻立即招來其他人的白眼,因為湯美是失明的。

湯美自從 2歲時,便罹患上視網膜細胞瘤,不僅 因而失明,還有 可能在將來轉移 至其他器官並再次病發。自此,湯美不單變成盲人,亦變成了父母和朋友間的「受保護動物」 。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