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職場

迫出來的智慧

朋友剛剛買了一件傢俱回家。回家後,她馬上就嘗試按照著說明書組裝傢俱。但是她嘗試了很久也不能成功把這傢俱弄好。結果,她只好放棄並到街外逛逛。幾個小時後,朋友回到家中卻發現傭工已經把這傢俱組裝好了。於是,她就充滿疑惑地問傭工:「你究竟是怎樣把這傢俱砌好的呢?」這位傭工說道:「都沒有甚麼特別的方法。只是我不懂英文,故此看不明說明書,唯有迫自己動腦筋。」

眼睛在說話

美國哲學家勞夫.沃爾多.愛默生曾經說過:「人的眼睛和舌頭說的話一樣多,不需要字典,卻能從眼睛語言了解到整個世界。」研究指出,當人們溝通時,獲得的訊息只有7%是來自於字句的,38%是來自聲調,而有55%的資訊卻是來自於我們的身體語言的。所以,我們不要小看一些不經意的小動作,對我們的形象有甚大的影響。可有想過,小小的眼睛,蘊含建立領袖形象的學問。

以理服人

在職場上,基於不同的利益和立場,爭吵和糾紛是常有之事。適當的讓步和體諒著實可以讓事情得到疏理,但我們心中還是要有原則和底線的。如果別人的論點有違團隊的利益和宗旨,我們便要義正辭嚴地表明立場,更要準備好應變之法。

三分鐘

有一次,有位企業經理打電話給國外的客人說:「我今次找你的目的是教你如何使用本公司的產品,時間不會超過三分鐘。在我說話期間,請你別打斷我,之後如有問題,請再打電話給我。」

接著,這位經理便不停口地推介公司產品,最後終於說完了。他說:「我們還有二十秒,你還有甚麼東西要問呢?」客人接著說:「有的,因為你說得太快,我一句也聽不懂。」

好客之道

去週,法國客戶調查機構Presence公佈了一項讓我們不自豪的調查報告,報告指出香港在全球三十個著名的商業街中,排名尾二。這結果,對於不少人,尤其是經營者感到非常愕然,因為香港素來均以世界知名的購物天堂自居。但倘若我們走到香港的商業街,我們不難發現走動著的本地人,如同摩打腳,沒有笑容;對所有身邊走過的人,更談不上有甚麼禮貌。相比鄰近地區的台灣,我的個人感受,香港的好客之道,是完全跟不上的。

M型社會

翻看過往幾次人口調查結果,我們不難發現香港的貧富差距問題愈來愈嚴重。令人擔憂的是,香港看來已經踏入了由日本著名學者提出的M型社會。M型社會的意思是指在全球化的趨勢下,由於社會走向了知識經濟,以致社會資源重新分配。

罵的藝術

某天,公司裡一位經理向我憤怒地說:「某某某整天做錯事,我明天一定要嚴厲責備他!」到了第二天,我在走廊碰到那位「可能會被責罵」的同事,我打量著他笑面迎人的臉,完全不似已經被罵的樣子。好奇心起,我問那位經理:「你昨天不是說要罵那小伙子嗎?」

另類優勢產業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出現後,香港人均收入及本地生產總值都明顯下降,失業率亦到達高峰。在經濟環境好轉的今日,是時候讓我們從新為我們的未來重新定位。金融業、旅遊業、貿易及物流業、專業服務業這四大傳統支柱產業一直以來都是我們的重要經濟命脈。但亦因為我們對這四個行業過於依賴,若其中一、兩個行業出現倒退,那麼民生及稅收等便會出現大問題。

冷靜的藝術

職場上,我們可以看到不同打工仔的作風。有些人面對任何困難時,也能夠談笑風生,從容面對;有些人即使遇上少少的問題,也會心如絮亂,不知所措。相比之下,我總認為前者能夠在職場上穩握勝券。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