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管治

周瑜的處世之道

吳宇森導演的《赤壁》,近日成為不少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我亦趁著週末,忙裡偷閒,前往欣賞這話題之作。吳宇森曾直言,《赤壁》是為周瑜平反,一洗周郎於《三國演義》中忌才、心胸狹隘的性格,希望回復其氣度。在我看來,《赤壁》果然是展現周瑜等三國豪傑們瀟灑氣魄的舞台。

誠信行為的難

不少人認為現實職場中根本沒有可能做到誠信,最少某些職業如是。做律師的既然接下案件,便需盡所能從疑點中建立維護所託者的利益,案情的真實性往往是次要的。從事市場營銷者,對產品絕對要隱惡揚善,才能成功游說買家。股票交易員往往因買方能收取更多佣金,自然傾向叫人買多於賣。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人們都是「隻眼開、隻眼閉」,或者不斷妥協,以致發展到完全不能作倫理上的判斷,似乎政治行業便是這類的表表者。

誠信破產

內地因食用含三聚氰胺國產奶粉而出現病症的兒童已急增至六千多人,並至少造成3名嬰兒死亡,至此,「中國製造」四個字已經等同於假、劣、甚至謀財害命的標記,這與京奧展演的強大構成強烈對比:正是發財不立品,沒有甚麼好驕傲。前總理朱容基便曾說過,倘若不撤底對付貪腐行為,黨和國家都要滅亡。朱總理所言並非沒有根據。

誠信與社會資本

不少學者把誠信視為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認為誠信在每個社會道德標準或價值觀形成之前已經存在。他認為經濟生活與文化生活是分不開的,在社會資本和物質資本同樣重要的時代,只有那些擁有較高信任度的社會,才有可能創造較穩定、規模較大的企業組織,例如日本、德國和美國。相反低信任度社會如法國、意大利、香港和台灣則需較長的時間建立大企業。

履行誠信

企業以至個人追求誠信,似乎是大勢所趨,只是其複雜的挑戰性,往往為人所忽略。有些人認為誠信行為是理所當然的,實踐起來非常簡單。曾經聽過一位執法者說他從來沒有道德兩難的決定,只管按著法規執行,一切便簡單得多。又有一位任職於司法機關的人士,形容他草擬法律無數,從沒面對道德挑戰,因此在他的世界裡,活出誠信就如飲茶食飯般理所當然。

安慰丸效用

相信大家在頭痛時,大家都會食些〝安慰丸〞(止痛藥),希望可以減輕痛楚。然而,這顆體積小小的〝安慰丸〞真的有此能力嗎?史坦巴哈 ( Sternbach) 醫生在1964年決心解開這個安慰丸之謎。

穿上他的鞋

近年,我在服務的公司內積極推行一個名為「關鍵時刻」的活動,內容主要是鼓勵寫字樓的同事到分店實習,目的是了解一下前線員工的運作和需求。起初,有的同事不明白為甚麼要他們離開冷氣間,走到門市「大汗疊細汗」地賣涼茶呢?我總是回答:「大家還是先試試看吧!」

善用「鯰魚」

不少企業為了業務擴張或刻意引入「新血」來衝擊舊有文化,均會向外招聘人才,有人形容這些「外來人」為「空降兵」。這些「空降兵」往往能為公司帶來新思維。例如:海洋公園本來是一沉不起的,但當盛智文當上了CEO,海洋公園很快便能轉虧為盈。但有時候,這些「空降兵」卻可能「水土不服」,把其他公司不可取的習慣帶來,又或者不能適應新公司文化。年前王維基入主亞視,負面聲音不絕,一週後便黯然離職,便是很好的例子。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