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管治

誠信行為的難

不少人認為現實職場中根本沒有可能做到誠信,最少某些職業如是。做律師的既然接下案件,便需盡所能從疑點中建立維護所託者的利益,案情的真實性往往是次要的。從事市場營銷者,對產品絕對要隱惡揚善,才能成功游說買家。股票交易員往往因買方能收取更多佣金,自然傾向叫人買多於賣。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人們都是「隻眼開、隻眼閉」,或者不斷妥協,以致發展到完全不能作倫理上的判斷,似乎政治行業便是這類的表表者。

誠信破產

內地因食用含三聚氰胺國產奶粉而出現病症的兒童已急增至六千多人,並至少造成3名嬰兒死亡,至此,「中國製造」四個字已經等同於假、劣、甚至謀財害命的標記,這與京奧展演的強大構成強烈對比:正是發財不立品,沒有甚麼好驕傲。前總理朱容基便曾說過,倘若不撤底對付貪腐行為,黨和國家都要滅亡。朱總理所言並非沒有根據。

誠信與社會資本

不少學者把誠信視為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認為誠信在每個社會道德標準或價值觀形成之前已經存在。他認為經濟生活與文化生活是分不開的,在社會資本和物質資本同樣重要的時代,只有那些擁有較高信任度的社會,才有可能創造較穩定、規模較大的企業組織,例如日本、德國和美國。相反低信任度社會如法國、意大利、香港和台灣則需較長的時間建立大企業。

履行誠信

企業以至個人追求誠信,似乎是大勢所趨,只是其複雜的挑戰性,往往為人所忽略。有些人認為誠信行為是理所當然的,實踐起來非常簡單。曾經聽過一位執法者說他從來沒有道德兩難的決定,只管按著法規執行,一切便簡單得多。又有一位任職於司法機關的人士,形容他草擬法律無數,從沒面對道德挑戰,因此在他的世界裡,活出誠信就如飲茶食飯般理所當然。

善用「鯰魚」

不少企業為了業務擴張或刻意引入「新血」來衝擊舊有文化,均會向外招聘人才,有人形容這些「外來人」為「空降兵」。這些「空降兵」往往能為公司帶來新思維。例如:海洋公園本來是一沉不起的,但當盛智文當上了CEO,海洋公園很快便能轉虧為盈。但有時候,這些「空降兵」卻可能「水土不服」,把其他公司不可取的習慣帶來,又或者不能適應新公司文化。年前王維基入主亞視,負面聲音不絕,一週後便黯然離職,便是很好的例子。

中國星巴克「創」出新「咖啡」

近期財政預算案事件激起「民憤」,財爺急謀對策,推出使人「驚喜」的派錢方案,才草草挽回政治危機。不少論者均認為曾司長在制定預算案時閉門造車,未能體察民情,以致預算案完全脫離民眾訴求及實際處境。在預算案中提出的另一建議也使人摸不著頭腦,就是津貼家庭補習開支以時薪$250在基礎計算,實情是目前家庭補習時薪$100左右的非常普遍,措施只會讓個體戶的大學生得益,而對私人補習社帶來很大的衝擊。

「美捷步」的Wow

在經濟不景時,身邊不少朋友都抱著「博一博」的心態,實踐創業夢想。但是要成功創業又是談何容易呢?據研究調查顯示,90%的公司會在成立的一年內倒閉,能夠持續經營5年的公司只有5%。然而,創業失敗,往往並不是產品或行業本身,又或是缺乏創意,而是經營理念、心態和毅力。

智馭Y世代

筆者的一位朋友吐苦水地說:「我剛剛請了一位大學畢業生,誰知他做不到半天就辭工。我問他辭工的原因,他的答案卻是這份工作沒有挑戰性。」有人形容這些年青一代屬於Y世代,他們是介乎1980年至1994年出生的年青人。早前,持續專業進修聯盟就對Y世代僱員的職場特質進行了一個調查。調查主要目的是分別找出僱主與Y世代員工對Y世代員工職場特質的不同看法。下面就是調查的結果: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