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隨想

當你憤怒時

每天在城市走動,經常發現不少趣事,以下是昨天目睹的一件。那時正是下班時間,我走到某商場時聽到不遠處有吵鬧的聲音。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不自覺地向著那方向走過去。不久,看到兩個男人在大吵大鬧,而一群路人和我一樣駐足觀看著「熱鬧」。他們互相罵來罵去,看似快要打起來,而旁邊的路人也不知如何充當「和事佬」。

夜盡天明

有一天,有位拉比問學生們:「我們如何知道快將夜盡天明呢?」有位學生回答說:「是否當我們可以分辨到遠處的動物是狗或是羊的時候呢?」拉比說:「不是。」另—位學生說道:「是否當我們可以分辨到遠處的樹是無花果樹還是桃樹呢?」拉比又回答說:「不是。」拉比接說:「當你看見任何人的臉面時,而又看得出他們是你的兄弟姊妹,就是快將天亮的時候。如果你任何時候都看不出來,你的黑夜並不會過去。」

郊遊樂

由八月份開始,我便開始和公司同事定期遠足,為十一月份的「毅行者活動」準備。顧名思義,「毅行者」對於參加者來說,是一次體能和耐力的考驗。參加者以隊制的形式參加,團隊內要互相配合,才能完成一百公里的旅程。有不少人都曾經問我:「司徒,你是高層,舒舒服服坐在冷氣房不是更好嗎?」

人生大事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共有一千零十七對情侶選擇當天共諧連理,打破了單日結婚註冊紀錄。一對情侶好不容易才能由拍拖走到結婚,而我今天就想和大家分享一對情侶的小故事,他們都是我舊日的學生。

毅行信心

朋友聽見我成功地完成今年毅行者活動均感意外,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平時的我,文質彬彬,且工作忙碌,怎會有時間操練。實情是,就是因為生活忙碌,有時連自己的時間也掌控不了,便不敢參與大夥兒的運動吧,所以我在不少活動中都是缺席的,那日常的我,一定缺乏運動。這的確是對我的誤解,因為我通常只會躲在夜裡跑步,在夏日,與兒子走進泳池游泳,但仍享受從運動中所得的樂趣和正能量。

毅行孤獨

樂施會主辦的「毅行者」,要求4人一隊,在48小時一志完成100公里,走過麥里浩徑的十段,由北潭涌起步,絰浪茄灣、北譚坳、水浪窩、基維爾、大埔道、城門水塘、鉛礦坳、荃錦坳、田夫仔,終點經大欖涌水塘至元朗大棠,行過的有石板路、陡斜山徑(如雞公山、針山、草山),亦有風光如畫的山嶺(如馬鞍山、大霧山),也有翠綠竹林(如大欖涌水塘)。若以一家大細郊遊的心情,一定是賞心樂事。

人權與狗權

在2007年4月份的南京,發生了一件令人慘不忍睹的虐狗事件。話說在4月份的某天,在南京某小區有一位女士和三位朋友,對著一個住有一隻母狗和兩隻小狗的狗窩澆上汽油,然後放火。令人髮指的是,這位女士竟然阻止路人對於小狗的請救。

愛能遮掩許多的罪

最近不約而同有雜誌和講座邀請,寫的和講的題目都是和親情有關,當然是期望我從爸爸和丈夫身份看親情。這使我想起一個有關孔子門生、令人動容的親情故事。話說在春秋戰國,孔子有位以孝道聞名的門生,名閔子騫,他的生娘在誕下他不久之後就死去,父親續弦再娶,而且另外生了兩位小孩。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