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隨想

郵差弗雷德

桑布恩是一名職業演說家。有一次,他搬到了新居。正當他安頓好之後,一位郵差就敲門拜訪,說道:「你好!我是這區的郵遞員,名字是弗雷德。請問你是做甚麼行業的呢?」桑布恩回答:「我是一名職業演說家。」

弗雷德接著說:「那麼你一定要經常到外地工作了。當你不在家的時候,我先把郵件保管,待你回家的時候才親手交給你吧!」桑布恩說:「我看不用了。」

施予的藝術

沒有人不同意「賺錢難」,但有沒有想過賺了錢,要把自己辛苦賺回來的分享給別人更難。然而,美國十九世紀的巨富卡內基曾經說過:「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種恥辱。」他提醒我們每一個人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是一無所有的。到了生命的終結,我們還是帶不走一點東西,故此如果我們一生只懂囤積財富,而不懂回饋社會,我們這一生也不會有甚麼意義的。

交叉點與盲點

楚人卞和某天於楚山採得一塊未經雕鑿的壁玉,於是打算獻給楚厲王。楚厲王看到這平平無奇的石頭,便叫玉匠鑒別,玉匠斷然這是一塊普通的石頭。厲王認為卞和是騙子,遂把他的左腳砍去。厲王死,卞和又把壁玉獻給繼位的武王,武王又請玉匠鑒別,玉匠再一次說這只是普通的石頭,武王又把卞和右腳砍去。

當你憤怒時

每天在城市走動,經常發現不少趣事,以下是昨天目睹的一件。那時正是下班時間,我走到某商場時聽到不遠處有吵鬧的聲音。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不自覺地向著那方向走過去。不久,看到兩個男人在大吵大鬧,而一群路人和我一樣駐足觀看著「熱鬧」。他們互相罵來罵去,看似快要打起來,而旁邊的路人也不知如何充當「和事佬」。

夜盡天明

有一天,有位拉比問學生們:「我們如何知道快將夜盡天明呢?」有位學生回答說:「是否當我們可以分辨到遠處的動物是狗或是羊的時候呢?」拉比說:「不是。」另—位學生說道:「是否當我們可以分辨到遠處的樹是無花果樹還是桃樹呢?」拉比又回答說:「不是。」拉比接說:「當你看見任何人的臉面時,而又看得出他們是你的兄弟姊妹,就是快將天亮的時候。如果你任何時候都看不出來,你的黑夜並不會過去。」

人權與狗權

在2007年4月份的南京,發生了一件令人慘不忍睹的虐狗事件。話說在4月份的某天,在南京某小區有一位女士和三位朋友,對著一個住有一隻母狗和兩隻小狗的狗窩澆上汽油,然後放火。令人髮指的是,這位女士竟然阻止路人對於小狗的請救。

愛能遮掩許多的罪

最近不約而同有雜誌和講座邀請,寫的和講的題目都是和親情有關,當然是期望我從爸爸和丈夫身份看親情。這使我想起一個有關孔子門生、令人動容的親情故事。話說在春秋戰國,孔子有位以孝道聞名的門生,名閔子騫,他的生娘在誕下他不久之後就死去,父親續弦再娶,而且另外生了兩位小孩。

誰是我的鄰舍

朋友最近生活一團糟,原因是來了不久的外地傭工「玩失蹤」,留低了行李,不辭而別,累得他上班得帶著幾歲兒子,而太太又要提早下班接女兒放學;晚上自然無暇弄餐,頓時成為「無飯家庭」。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