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職場

眼睛在說話

美國哲學家勞夫.沃爾多.愛默生曾經說過:「人的眼睛和舌頭說的話一樣多,不需要字典,卻能從眼睛語言了解到整個世界。」研究指出,當人們溝通時,獲得的訊息只有7%是來自於字句的,38%是來自聲調,而有55%的資訊卻是來自於我們的身體語言的。所以,我們不要小看一些不經意的小動作,對我們的形象有甚大的影響。可有想過,小小的眼睛,蘊含建立領袖形象的學問。

以理服人

在職場上,基於不同的利益和立場,爭吵和糾紛是常有之事。適當的讓步和體諒著實可以讓事情得到疏理,但我們心中還是要有原則和底線的。如果別人的論點有違團隊的利益和宗旨,我們便要義正辭嚴地表明立場,更要準備好應變之法。

三分鐘

有一次,有位企業經理打電話給國外的客人說:「我今次找你的目的是教你如何使用本公司的產品,時間不會超過三分鐘。在我說話期間,請你別打斷我,之後如有問題,請再打電話給我。」

接著,這位經理便不停口地推介公司產品,最後終於說完了。他說:「我們還有二十秒,你還有甚麼東西要問呢?」客人接著說:「有的,因為你說得太快,我一句也聽不懂。」

好客之道

去週,法國客戶調查機構Presence公佈了一項讓我們不自豪的調查報告,報告指出香港在全球三十個著名的商業街中,排名尾二。這結果,對於不少人,尤其是經營者感到非常愕然,因為香港素來均以世界知名的購物天堂自居。但倘若我們走到香港的商業街,我們不難發現走動著的本地人,如同摩打腳,沒有笑容;對所有身邊走過的人,更談不上有甚麼禮貌。相比鄰近地區的台灣,我的個人感受,香港的好客之道,是完全跟不上的。

M型社會

翻看過往幾次人口調查結果,我們不難發現香港的貧富差距問題愈來愈嚴重。令人擔憂的是,香港看來已經踏入了由日本著名學者提出的M型社會。M型社會的意思是指在全球化的趨勢下,由於社會走向了知識經濟,以致社會資源重新分配。

罵的藝術

某天,公司裡一位經理向我憤怒地說:「某某某整天做錯事,我明天一定要嚴厲責備他!」到了第二天,我在走廊碰到那位「可能會被責罵」的同事,我打量著他笑面迎人的臉,完全不似已經被罵的樣子。好奇心起,我問那位經理:「你昨天不是說要罵那小伙子嗎?」

職場80後

80年代後出生的年輕人成長在經濟蓬勃、物質生活和教育已是必然的時代,而「五十後」的父母因為不願子女再受他們小時候的苦,所以自幼已經給予子女很好的照顧、物質和教育。因此,子女在成長的過程中,較少獨立行事、犯錯也受到成年人的坦護,得到挫折和磨練的機會相對也較少。一旦他們投身社會後,很容易會將一貫思想帶進工作中,較容易出現對工作和社會產生不滿情緒。其實,這種特質不少是由於父母的過份溺愛而成的。

頁面